读《白鹿原》

第一次看《白鹿原》是在08年那个大雪的新年,如今已记不清当时在满世界的大雪中窝在自己小小的被窝里看书的情景,至于小说的情节,也只记住了主线,细节大抵忘却了。

12年又看了电影版白鹿原,而今只记得张雨绮演的田小娥很好看。

再一次捧起《白鹿原》挤出时间来读还是源于最近张嘉译主演的白鹿原电视剧,源于那个得知仙草染上瘟疫后失控的“这下你就要没我了。。。不行呢,不行。。。你走了我一个人咋活着呢”的哽咽。电视剧在原著的基础上做了一些加工,突出了正面人物形象,微调了结局,使主旋律更加积极与光明。看电视剧的时候,便觉得似乎在某些细节上和自己脑子里残存的一点记忆不太一致。重读一遍以后,感慨颇多,先将电视剧中不一致的地方指出:

  1. 嘉轩有三个儿子,孝文孝武以及孝义。鹿三有老婆,和两个儿子,黑娃和兔娃。

  2. 白灵是和孝文一样被赶出白家的,且赶出去后再也没回来过,书中没有记录过电视剧里那么多父女情深的细节。

  3. 白灵和小娥在书中从没有过联系,小娥在书中也不是敢于冲破封建礼教,追求自由恋爱的形象。她接受鹿子霖的勾搭,主动撩拨孝文并不是在以为黑娃已经死了的情况下。

  4. 兆鹏并不是在妻子已经去世的情况下再和白灵拜天地的,而是只有在新婚之夜和妻子有过短暂的夫妻之实后便再也没见她。且兆鹏媳妇不是自杀,最后还是因为长时间守活寡得了臆想症。

  5. 孝文的媳妇并不是回娘家了,而是在大饥荒里被饿死了,而且就饿死在白家分给孝文的前面两间屋里。孝文媳妇给孝文生了两个儿子。田小娥被捅死时,肚子里没有孩子。

  6. 兆海还是娶了一个长相像白灵的女子,也生有一个儿子。

  7. 孝文先于黑娃认祖归宗,得到父亲谅解。

  8. 孝文和黑娃在最后保安团没有明显矛盾,甚至有点兄弟义气。

  9. 瘟疫里没有石灰盖坟,没有祠堂集中治疗。仙草并不是照顾族人染上瘟疫的,而是和其他人一样,自然染上了。

  10. 白嘉轩并没有反对封建迷信,相反当发现鹿三鬼上身后主动找驱鬼的术士,而且书中描述田小娥附身等都确有其事。

  11. 西安解放后兆鹏并不是去了东边的山西,而是去了西边的新疆,且再也没有找到。东边生,西边死,结局可想而知。

  12. 孝文最后仍然在县长任上,而且是白家的骄傲,并没有被白嘉轩检举揭发送进牢房。

  13. 白灵是在解放区的肃反中被毕政委活埋,并不是和毕政委一起被国名党围剿炸死。

  14. 没有提到兆鹏和白灵的孩子,只说作家鹿鸣。

  15. 鹿子霖入狱并没有说是因为孝文报复,出狱白嘉轩也并没有去接,而是在出狱后三天其他人都已经看望过后才去寒暄了一次。

  16. 鹿子霖最后疯掉不是因为被关在牢里,却是解放后被绑起来斗而吓疯的。且出狱后鹿子霖还振作了一下鹿家,拆掉的门楼重新盖起来了,卖掉的田地又重新买回来了。

电视剧里人物形象被拔高的有白嘉轩,仙草,田小娥,鹿兆鹏,白灵,黑娃。被贬低的有鹿子霖,白孝文。朱先生和鹿兆海的形象和小说中基本一致。

小说长画幅的描述了从清末到民国再到解放后白鹿原上长达五十年左右的风土人情生活状态。刻画了白鹿原上以白嘉轩和鹿子霖为代表的白鹿两家明争暗斗的故事,展示了社会大变革时期国与共,新思想与旧礼法,下一代与上一代之间难与调和的矛盾。小说基本白描了当时人们的生活状态,值得称赞的是,作者在政治上并没有给出很明显的倾向,并没有为了哗众或者向政治团体表忠而给出大团圆的结尾。在作者的笔下,白鹿原上发生的事情,生活过的人,并没有善恶对错,那些只是当时人们最真实的生活状态。

小说从白嘉轩骗换鹿子霖的两亩旱地开始,到他先后送走了仙草,鹿三,朱先生,鹿子霖等同龄人,中间经历了大清朝、军阀(镇嵩军)、民国,最后到共和国的社会百态,最终只剩下白嘉轩一人像条狗一样佝偻着腰猫在原上角落里。白嘉轩所展示出来的正直,坚守,甚至有些顽固贯穿了整部小说。他从祖上继承下来的耕读传家的传统是他治家的核心思想。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不仅仅国家层面政党层面有政治,白鹿原上也有政治,那就是白鹿两家几代人暗自的角力与竞争。白嘉轩正直与顽固,鹿子霖的圆滑与算计,两个人穷其一生的相互比较着,谁的门楼盖得亮堂,谁的子女更加出息,临了临了白嘉轩还要挖苦一句鹿家是靠卖屁眼一夜发的财。

读完了整本书,有些唏嘘难受,小说里的人物并没有如电视剧以及想象中高大完美,纵使如白嘉轩一般正直的人,也有许多不完美的地方,他所做的许多仁义的事情,总让人觉得是为了仁义而仁义,并不是如朱先生一样对万事万物都有发自内心的怜悯。这也正是小说成功的地方,那小小的不舒服正是因为小说揭示了我们真实的生活状态,生活里没有朱先生那样的圣人,我们每个人都为自己所在意追求的东西蝇营狗苟的经营,有人喜欢好名声,有人喜欢大家业,有人喜欢女人,有人喜欢权力,有人去追求信仰而抛家舍业,也有人经营家庭一辈子不愿走出去。某种意义上我们都为我们追求的不择手段,本质上并没有品格的高低。我们需要想清楚,我们也应该想清楚,我们为了得到这些,我们又必须失去哪些?

Arrow Xu

Read more posts by this author.